硬核防疫!俄特技飞行团队用特效烟带空中喷出劝告


截至3月27日24时,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556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6414人,尚有142人正在接受集中医学观察。一年之中,刘忠华只有4个月呆在家乡。其余时间,他带着蜜蜂从南往北追赶花期,采集最新鲜的花蜜。22年养蜂生涯,刘忠华跑遍了全国所有的蜜源地,也习惯了和蜜蜂相伴漂泊。

2月中旬,云南农民开始给油菜喷洒农药防治虫害,这让蜂农们的处境雪上加霜。“不怪人家,我们要养家糊口,他们也是。”为了错开云南的农药喷洒期,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每年会在2月10日前后返回湖北老家,也能让蜂群采食家乡刚刚开放的油菜花。但由于疫情期间村镇封锁道路,湖北又是重灾区,他们今年延迟了1个月才返程,损失惨重。

贺福平原计划3月中旬按往年路线到湖北荆州采油菜花蜜,但联系当地村镇后发现,即使有健康证明,外地蜂农进村仍需先隔离,蜂场也无法事先安置。这样一来,就算到了蜜源地,也不能放蜂采蜜。“追一个花期只有3天时间,第4天就别去了,其他蜂场都到位了。隔离完14天,哪一趟都赶不上了。”

由于担心感染,加上封村封路,信息不畅通,当年多数蜂农不敢出门。刘忠华沿着国道一路向北转场放蜂,最后竟获得了大丰收。“我前几天还和朋友开玩笑说,大疫之年,说不定我们还能像当年非典时期一样丰收呢。”刘忠华笑着说。不过,他最后把话头一转,“今年确实太难了。”

3月初,刘忠华与贺福平等人的饲料问题基本解决。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立即着手返乡,全年的转场抢蜜大战才刚刚开始。由于春繁的耽搁,接下来的时间一刻也不容松懈了。

刘忠华的蜜蜂因农药中毒死亡了三分之一,直接损失近两万元。加上饲料不足,蜜蜂在春繁后期一直处于饥寒交迫的状态,繁殖状况不良,估计今年收入将减少十几万元。

公安县的蜂农在蜂场中取蜜。受访者供图

由于今年在云南延误了行程,返乡前刘忠华就计划要在家乡呆到4月15日,让蜜蜂在下一次转场前吃饱肚子。不过,返乡过程的艰辛出乎预料。

但各地的政策执行情况有差异,一些蜂农仍在进入蜜源地乡镇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遇阻。

近期,农业农村部接连发布紧急通知,要求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,解决蜂农转场放蜂难、饲料运输难等问题,推动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。